酒店物业不受青睐 首创置业加快处置步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18 00:40:42

根据最近的一份公告,全资子公司中央广场(CentralPlaza)于6月5日达成协议,以6.6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其在北京金融街国际酒店(Beijing Financial Street International Hotel)所持59.5%的股份。

买方盛图有限公司是兴业银行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在交易完成后,其余10%的金融街国际酒店股份归中央广场所有,该公司拥有该酒店49.5%的股份。

金融街国际酒店位于北京西城区金融街,前身为金融街大陆酒店,于2005年开业,是北京第一家大陆酒店集团。然而,经过12年的合作,今年1月1日,洲际酒店退出了酒店的经营和管理,酒店随后更名。

洲际牌照的取消曾在该行业掀起波澜,尽管大陆酒店给出了“合同到期时”的理由,但该酒店在过去几年的业绩持续下降,可能是终止和洲际合作的首要原因之一。

据第一份公告称,该酒店2016年税后利润为6914万元,2017年为9866万元,整体盈利能力不强。据北京房地产交易所5月份发布的转移通知,截至今年3月31日,北京金融街国际酒店收入3112万元,净利润亏损131.9万元,资产8.58亿元,负债11.8亿元,标的企业净资产2.9亿元。

公告说,加快公司非核心资产的周转周期,增加流动性,优化资产结构是出售资产的重要因素。在出售金融街国际酒店股权后,第一套住房也拥有部分酒店股权。无论这部分股权是否会继续出售,第一批购房者表示,需要研究国资委对产业结构优化的要求。

今年4月,“居者有其屋”的创始人范树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加快离职率是今年居者有其屋的新目标。今年部分不良资产将得到加强,包括酒店地产:“出租酒店利润不高,持有物业不是办公空间,影响资产流动性,增加债务压力,因此今年将把这些资产变现。”

此外,部分大型泊车位,以及三年多未开发的土地,均属今年首个考虑出售的住宅范围。

现有的国有企业也感受到了快速周转的重要性,明确了“今年800亿元,明年1000亿元,次年1400亿元”的冲刺进程。管理方提出了“369”的概念,即3个月内征地、6个月开工、9个月开工的节奏指标。

为了确保业绩指标,首批购房者还计划在6月份修订公司的一线项目评估体系,将员工奖金与评估指标挂钩,以确保进展。

除了出售酒店资产外,该计划还积极为今年提供资金,以进一步确保流动性。6月1日,该倡议还发布了一份通知,建议在北京发行不超过20亿元的融资计划,用于该公司子公司的一级开发和建设。

范树斌透露,今年,房地产企业意识到调控的影响,尤其是在政府限价后,没有发展就无法征地。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住房企业的快速营业额已成为非常重要的。据报道,出售非流动性资产后,一级开发、长租公寓和文化创意产业将成为首批投资业务的重点。

酒店业曾一度受到房地产企业的青睐,但近几年来却被频繁的销售。最为人所知的是,万达去年以199.06亿元的价格将77家酒店出售给富利房地产,以补充当时的紧张流动性。面对资金缺口,海航集团出售了包括希尔顿和红狮在内的海外酒店的股份。

而第一套房也按照国资委的要求优化资产,以及中粮集团。去年10月,大跃城房地产以24.7亿元的价格出售了位于北京长安街的W酒店。这家由喜达屋(Starwood)翻修和运营的酒店曾一度被期待,但最终的平均租金和客房收入与集团内其他酒店的租金和客房收入相去甚远,最终被处置。

据麦迪安研究所称,近年来,高档、中高档酒店的平均房价和单价均有所下降,高档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为59%,中高档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为64%。近年来,政府对高档酒店官员消费的反腐限制,以及廉租公寓的兴起,都对高档、中高档酒店的绩效产生了影响。

RET瑞义德董事索山认为,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物业供不应求,酒店是沉重的资产。考虑到可出售物业的规范股价和资产运营成本,它们将成为企业出售资产时的优先产权类型。

据悉,金融街国际酒店出售后,部分转为写字楼。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26亿元的价格售出的北京翠宫大酒店也被改造成了写字楼。

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金融街国际酒店所在的金融街,还是翠贡酒店所在的智春路,写字楼的需求缺口都很大,写字楼的改造是给业主带来利润的一种方式。

世邦魏理仕发布的2018年中国商业房地产投资市场报告表示,写字楼仍是目前投资者意愿最强的房地产类型,商业写字楼和酒店写字楼的投资机会更具吸引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