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费用排行 >【曼谷的人 清迈的城】泰国10天自由行·D1

【曼谷的人 清迈的城】泰国10天自由行·D1

  • 2020-08-30 07:10:46

  • 曼谷的人 清迈的城

    出发前两天,晞然宝贝和我约这篇游记稿,我当然大手一挥答应了。旅途中得空便零零散散地写了些行程,更多的感悟却拖到年初五才动笔。

    这算是我第一篇严格意义上的游记。献给你们。




    Day 1

     意外的旅行

    可爱的人

    我有个思想前跃的开明父亲,从我初中时就开始“扔”我四处游历。我常常找不到伴,但“旅行中少了注视彼此的目光,我看到了更多的风景”,我认识了更多的伙伴,听到了更多的故事。

    这次泰国行相当“莫名其妙”。

    自我爸想去清迈但又没有时间起(事实上他常常想去某个地方但又去不了便会把目的地扔给我让我替他去“探路”),便从动嘴皮子开始忽悠我去,后来干脆时不时发清迈游记给我,言文并茂。

    “老爸我找不到伴啊!”

    “那你就住青旅咯,每天跟着别人玩。”

    “……”

    那我去约伴试试吧,毕竟异国独自一人还是有些怕的。我稀里糊涂地就排出了一个大致行程、稀里糊涂地发帖约伴、稀里糊涂地进了微信群、稀里糊涂地认识了碧碧,最后被碧碧把我拉进了连我三女(碧碧、乐乐和我)一男(M)的泰国行小组!啊呀,事已至此,机票房间要快点订起来啦!于是,所有的一切,都这么莫名其妙的完成了。


    【D1  上海—曼谷】

     今天的行程就是赶路。

     到素万那普机场已是傍晚5点。下飞机就闻到了夏天的味道,有些闷但是风儿凉凉的。泰国四处弥散着香气,可神奇。换泰铢,办落地签——填表格、排队办签证交钱、等待叫号。


          我拿着号码牌拍了张照,转身就丢了,摸遍全身口袋与钱包都找不到。正巧叫到我了,我很犹豫,地勤姐姐举着我的护照喊了三声。我尴尬地走了过去。

    “Sorry,I lost my card.”我甚至羞愧地低下了头。

    地勤姐姐很高,她翻开我的护照,对着照片问我:“Is this yours?”近听她的声音有点粗,会不会是个人妖姐姐呢。

    “Yeah, I have taken a photo of the card.”阴差阳错,拍了张照。
           
    她点点头,随即给了我护照。

    “……Thank you!Thank you so much!”竟然这么爽快……我以为会要赔偿。

    泰国人真好。刚走没几步,就在地上看到了我的那张熟悉的号码牌,赶紧还回去,地勤姐姐很有礼貌地微笑着点头说“Thank you.”


    出关后就是奔溃的开始,而且是我所有旅行中最奔溃的一次。

    我拿着青旅地址问出租车柜台(后来想了想那里应该是专车柜台)到这多少钱,她回答我“1400B”,我:“……”。她接着告诉我,很多出租车司机看不懂英文地址——意思是如果我不搭这个taxi可能到不了青旅。

    我去机场大巴处(我现在也不确定那是不是机场大巴,可能是素万那普与廊曼机场间的免费大巴)问地勤怎么到这,他回答“only taxi”,我问可以坐大巴转出租么,他摇头。那时我都傻了,语言不通,泰铢不多,一路走来没看到办电话卡的地方,也没看到7-11,出机场就没Wi-Fi,完全没有归属感,就要哭出来。碧碧她们早我一天到曼谷,但是青旅店长特高冷,没办法替我问他素万那普机场怎么过来。但是乐乐帮我百度后,告诉我可以坐轻轨到市区,然后打车。

    我去了B1买轻轨票,Wi-Fi没有了,看运气的时候又来了。好在我运气一直很好,买轻轨票时,后面有一位泰国地勤姐姐,我给她看站名,她热心地帮我买了票,正好顺路,便一起坐了地铁。在地铁上我们聊了一路,姐姐很喜欢拍照,和我自拍后就拼图发到了facebook上,只惜我不用facebook,她不用Wechat,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出了轻轨站,便是个类似于公交站的地方,有座椅但没有公交牌,停了几辆机车,车上坐着小青年。说实话我有些怕。正在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位叔叔,不高微胖,留着一字胡。

    “Where are you going?”

    “Here……”其实出于惯性思维,我并不知道他要干嘛,会不会要是拉生意?我需要付钱给他吗?我犹豫着给他看了地址。

    他研究了一会儿,随即走到路边帮我拦车。好几个司机都拒绝了,我有些尴尬地拿着行李箱站在路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时从机车上下来一位高高瘦瘦的男生,“Hello,Where are you going?”

    我又一愣——他是不是想载我?可我还有个行李箱啊,他想载也载不了。这么一想,我也不用害怕了,便给他看了地址。

    他点点头,也站在路边帮我拦车。

    似乎没有恶意,我戳戳他:“How old are you?”

    他回头对我说了句泰语,我并不明白。于是又戳他:“Are you a student?”

    这时,他对我做了暂停的手势,回头叫到:“Papa!@#^*$#@!@#$%^&^”

    那位叔叔走了过来,原来他们是父子啊!

    “I just want to chat with him, but seems he can’t understand English.”我友好地对他笑了笑。

    “I just know a little.”叔叔和善又有些害羞地对我暖暖说道。

    这应该就是泰国的警察叔叔吧。我一下宽了心。 

    终于有位司机愿意载我了,那位阿伯一点一点帮我找地址,打电话给店长,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共77B,我给了他100B,示意不用找了,他好开心。


    到了青旅后,我一下感受到了店长的“高冷”,面无表情,不苟言笑。那天大概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入住了,所以他很快就拿出来预订单,我给出护照,然后填写入住信息。进房间后,伙伴们都不在,我连上青旅Wi-Fi。

    碧碧:“我们在考山路做美甲。”

    那时已经晚上8点了。

    我:“我在青旅等你们吧。”

    碧碧:“好,给你带吃的回来。”

    我坐在前台玩着手机,店长似乎看出来了我无聊,走上前示意我跟上他。

    我不明白,“Out?” 

    他向我招招手。

    “Play?”

    “Yes!”他说。

    我兴奋地跟上了他。隔壁青旅是他朋友开的,前台有个英国人,还有英文特溜的一位泰国姐姐、哥哥和阿婆。

    当我想连Wi-Fi时,英国哥哥阻止了我:“Wait!blahblah……”

    是的我没有听懂!说得太快了。只能呆呆地看着他,“哈?”

    他一下哈哈大笑起来,“Okey,did I scare you?”

    “Yeah!You scared me!”终于听懂了,我面露惊恐状。

    “Oh,sorry!sorry!”

    我也哈哈大笑起来。“Can I sit beside you?”

    “Yeah, of course!”

    我立刻跑到了他旁边,开始“improve my English level”。

     回青旅后,在楼下见到了碧碧,碧碧下来泡茶,我原以为我们俩会轰轰烈烈抱一下,结果碍于茶杯,我们俩互相看着傻笑了半天一起上楼。

    房里,乐乐躺着床上喊着腰疼,M坐在床上玩手机。这就是我见到她们的第一面。毫无激动神色,好像认识了很久,一个微笑就代表拥抱。

    原来同语系能给人最大的归属感。

    之后我们把公费交给了M,一路吃喝路费都由M保管。

    晚上11点,我和碧碧下楼付房费,顺便想问一下明天怎么去班配(Ban Phe Pier)码头。店长打了个电话后让我们“wait a minute”。结果五分钟不到,隔壁青旅的英国哥哥就气喘吁吁地进来了。半小时后他终于查到了路线,整理成word打印给我们。

    “Thank you! Thank you so much.”我和碧碧愧歉又感动。

    他扬了扬眉,“That’s okey!Good night!”

    “Good night!”

    上楼,一夜安然入睡。


    ★Tips:

    1.素万那普机场B1层有轻轨,坐到最后一站Phaya Thai45B,之后打车去考山路附近只要100B内哦。

    2.听说机场有免费的电话卡拿,但是我没有找到。

    3.7-11买电话卡需带护照。

     



    编辑:桃 桃

    审核:小仙女